【小天使女友】(13)【作者:ccc1999(幻想)】   人妻小说 
字数:908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十三)沛沛的小鲍鱼

  「看你的样子我就觉得不爽,不踢你一顿不行!」

  「咚咚……」

  「这是甚么眼神,不满吗?小刚小辉,你们也来加两脚啦!」

  「哈哈,这好玩,我加入。」

  「鲍鱼得罪肥豪老大了?让我狠狠教训他!」

  「咚,咚咚!」

  「看,这个长得着海产的样子,让人看着就想打……喂,小南,你没事做也来渗一脚!」

  「呀……」

  打人的是肥豪,被打的是小包。

  肥豪应该不用多解说了,至於小包,长得一副傻呼呼的脸,听说小时候受到爸爸的暴力对待所以有心灵创伤,而事实他爸爸也因为前阵打人所以现在也正在坐牢,而且因为嘴唇长得又厚又长,所以被改了鲍鱼这个花名。

  他的妈妈也早就跟别人男人走了,现住在远房的亲戚的家,大概家里对他不好吧,缺乏营养的他比同年的同学都要瘦弱,而且学习也不好,可谓前途一片暗淡无光,不只被老师唾弃,更是班上恶霸们最常欺负的对象,看上去就可怜。
  和别的日子一样,今天肥豪心情不好,一进班房门便把小包从座位拖了出来,接着便一脚接一脚的往他身上愈踢愈起劲,还有助纣为虐的小刚和小辉,三人一起把小包围着在课室的角落,给他本来便不太白净的衣服添上一个个鞋印,可是小包只是缩在一角,好像连求饶也不会。

  这样的身世,任谁也会觉得他可怜罢,可我那刻没想那么多,只知道被肥豪凌厉的眼神盯住,我的身体便不由自主的震抖了起来。

  「喂!小南!你来不来?」

  呀……一般不会被叫到的我,今天竟被邀请加入欺凌的行列,在这一刻,我在考虑的是——要是现在不加入,说不定接下来被围在角落被踢的就是我。
  「那个……我……」

  在我正打不定主意之际,班房的门被打开,一道的阳光从外面渗进来。
  「你们怎么又欺负小包了!快停手,要不我就告发给班主任了!」

  是一把娇柔而坚强的声音。

  「都流血了啦,你们怎么又打他……」

  扎着马尾,除了蓝色羊毛外套外,整身都是纯白色的女生如出现,用熟练的步伐,毫不犹豫的从那些人中间绕过。

  女生吞了一下口水,娇小的身体勉强把小包的手搭到自己的膀上把他扶起来,亲力亲为的她也不介意男生身上被弄得髒髒的,或是甚么男女之防,只是单纯的把他当作伤者来处理。

  「小南,你也得过来帮手嘛……」

  「呀……是……」

  那声音向着我叫来,我一边站起,眼里却盯到那小包的手,刚才扶起鲍鱼时那瘦弱的身驱一阵晃动,小包的手也不知有意无意的竟拍到那丰满肉感的胸脯上。
  那女生自然就是我那小天使女友沛沛的了,妈的,可恶的鲍鱼,刚才就应加入狠狠的踢你一脚。

  「真窝囊呢,又要女生来救你了,哈哈,你这傢伙,真不是男人呢……」
  「对啦……他是鲍鱼呀……!」

  「哈哈,又哭了?真可怜!鲍鱼!鲍鱼!」

  「来,别理他们……到医疗室……我们这就走……」

  我跟沛沛一起把小包送到医疗室,却在医疗室找不到纱布甚么的,我便说打算到教员室找,那时候时间赶急,也没想到把沛沛留在那初,让她和小包两人在医疗室中独处会有甚么不妥。

  「真可怜呢……也不知道为什么那鲍鱼不懂反抗的……」

  我走了没多久才想到,要是到教员室也不好跟老师说明发生了甚么事,想到运动室可能有因为运动受伤而包扎剩下的纱包,便到那里去找,果然找到了几包,因此没走上一会,便已回到了医疗室门口。

  「……还会痛吗?」

  我听着医疗室中传来的话。

  我看看里面,沛沛正替小包擦着伤口。

  「……」

  「……如果你有甚么想说的话,也可以跟我说的……」

  看来沛沛在开导小包,要是我进去的话可能会妨碍到她,我便打算先在门外多听一会。

  「……」

  「……我看你的手臂还蛮壮的,我说呀,就是真要打的话,也不会输呢……」
  「……」

  唉,我的好沛沛,你跟这木头人说话又有甚么用呢?有过这样的经历,我想他已经把自己的内心封闭起来,不想再跟任何人沟通。

  「……」

  「如果你想要打架发泄的话,也可以找我呢,别看我是女生,我的手臂也很壮的……」

  只见那沛沛卷起了衣袖,露出了白晢的小手臂,哪有甚么壮的?大概她想想觉得自己傻气,便盈盈的笑了起来,虽然没人回应,但小天使还是能笑得开朗的。
  「……我……恨他们……」

  「……呀。你……说话了吗?……」

  天,小包忽然说起话来,我也是吓了一跳。

  「……可是我不会打他们的,反正我甚么也做不了……」

  只见充满爱心的沛沛正用关切的表情看着他,虽然好不容易让小包开口说话,却让人感到一阵绝望。

  「……这……」

  「……算了吧……没有人可以帮到我的……如他们叫我的花名一样,我不是人呀,只是个鲍鱼……」

  我们一直也以为小包是个傻呼呼的人,却没想到在心底里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晰,只是一直把痛苦一个人全部承担起来。

  「这……那个……不会的……」

  「……所以……你也不用再阻止他们了,下一次就让他们打到我死就算……。」
  「这……怎么可以……至少……」

  沛沛捉紧了小包的手……

  「你不用自己一个人独自承受的,我也可替你分担……你就把不开心……发泄在我的身上吧……」

  「发泄在你身上吗?」

  「对!」

  「真的吗?」

  小沛沛用力的点了一下头。

  「譬如……这样!?」

  「呀……这……」

     ————————————————————————-

  甚……甚么?妈的……在门外偷看的我……看着现在在医疗室中发生的事。
  只见那刚才还在装可怜的小包,用那还有瘀伤的手,一把的按到了一个现在在他的身前,一个如小天使般的女孩的胸部上。

  那如小天使般的女孩,她还穿着的整齐制服,一本斯文的她,那胸前白色的布下原本高高隆起的两座巨型少女的神圣珠峰,此刻竟正被两双巨爪掐压起来。
  「甚么……」

  变化太快,小天使却不懂怎样反应,只是呆呆的看着自己身体的这两个重要部位和上面的一对禄山之爪。

  妈的,这傢伙居然敢非礼我的女友!在门外的我看到这变卦,便几乎想冲进去。

  「不……不要……这……」

  隔了半晌,沛沛才叫了起来,转过身去,小包才放开沛沛的巨形乳房。
  「……」

  「怎么……这……可是……」

  只见小沛沛刚转过了身,却是在喘着气,想着刚才发生的事在脸红。

  却是那小包正看着自己的手,好像有点不敢置信自己刚才掐到的大小,好不容易一会后才回复过来,又再露出那种没有表情的脸。

  「好了,那你明白我是怎样的人吧……你走吧……反正像我这样的丑男,自己一个就……」

  「不……既然是我提出的……如果这样就可以让你减轻一点痛苦的话……」
  「甚么?」

  这气氛……天,我的好沛沛呀,我好像已想到之后的发展,我该把门打开吗?我该阻止这一切吗?我的理智这样叫我。

  可是,当我看到背着小包的沛沛,主动的慢慢把自己的蓝色冷外套解开……
  然后是白色上衣裇衫的钮子,然后是白色少女乳罩,直至上身被着的所有人造的障碍物都被解开,露出那最原始的,上帝送给她的,最美妙而纯洁的身体时。
  我知道,我心爱的小天使已下定决心用自己的身体来救赎这可怜的鲍鱼,我这小小的蝼蚁男友又有甚么资格阻止她做这伟大高尚的事呢?我只有在门外驻足,看着这医疗室将要发生的一切,同时任由自己的下身慢慢的挺动起来。

    ——————————————————————————

  医疗室中,一个小天使般的女生正跪坐在地上,她的上身在身前的男生的两腿之间,男生的脸,由原来的毫无表情变得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好像还没搞清楚眼前正在发生的事般。

  在他的角度向下看去,那水灵动人的天使眼睛正水汪汪的看着自己,看来是那样的天真无邪,可是她胸前却有着一对诱人至极的庞然大物。

  妈的……是真的女生的乳房,在那解开了的白色上衣中间暴露了出来,那份量大得把衣服都从两边撑开,而且胸前两点红色的小花蕾,毫无遮掩的在他面前养眼地晃来晃去。

  更要命的是那双木兰飞弹正正的对准裤子中的肉棒部份,好像在催促自己把他给放出来一样。

  对着那可爱和性感夹杂在一起的混合体,小包本来封困的心里面慢慢的产生一些想要解放的想法。

  天,眼前的小天使,红着脸的她没有说甚么话,可是她做的一切已经说明,可爱的她已准备好任自己鱼肉。

  真的吗?小包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不是没有想过要把一切的不幸都发泄在别人身上,只是没想过幸福来得那么突然,那么夸张……从我的角度看来,小包的下体已不受控制的勃起,几乎要把裤子撑破,大概从没试过这样威风凛凛过吧,他的眼中已露出要忍不住凌辱我那小天使沛沛的冲动!

  「妈的……」

  「呀……」

  白如雪的乳房被用力的压榨起来,左手掐着的是被同学排侪的无奈,右手抓着的是被取笑的羞辱。

  小包双眼发光,大概抓着丰满的双乳的手感觉是如此的满足,而且那份量十足的乳肉和班上的其他女生的乳房跟本无法比拟,我还记得第一次搓沛沛的乳房,掌心不断传来被那白嫩弹性的乳肉挤满的震撼。

  圆润饱满的球状物,初生的白色皮肤弹性柔滑的质感,少女身上的乳香,向上挺起的两颗娇傲的小花蕾,还在发育中的沛沛身上每一样东西都正处於正要含苞待放的时刻,如此美好的东西此刻竟就握在那班上最可怜的男生的手中,随意任他挤扁,压弄,那如天赐欣物的小天使身体,竟以让他发泄不满为名,就在他的胯下,任他享用。

  妈的,小包使劲的搓揉起身前的两个不好多得的巨型玩物来,两个好好的肉球不断被压扁,挤弄着,我的好女友沛沛的乳房,此刻正式落入那可怜鬼小包的手中。

  被他任意玩弄起来……妈的……好好玩吧……就那样的把她们拉长又拭扁,你这下贱的人,这一生也不会玩到这样的巨乳的了,我在门外悻悻然的看着。
  双手抓平,拉紧,扯后放手,让那双乳肉又弹回去,再压平,把两个乳球弄得像薄饼一般,或是搓成一团,让两个乳头扭在一起,妈的,我女友的乳房就是这样好玩,像两团白色的棉絮般任君挤压。

  我看得自己也硬了,几乎要想解放出来立刻解决,那小包玩着大奶,也是停下了手,忍不住把那残弱的鸡巴从裤裆中解放出来。

  那如主人一样瘦弱的小肉棒第一次的在人前挺立起来,如果是别的女孩定会看不起他,可是他眼前的却是那小天使。

  妈的,那小沛沛只是红着脸,羞涩的看着,却一点没有表现出嫌弃那肉棒的表情。

  可是我却不然,我手已握着门柄,就算是再喜欢出卖女友也不能给这像鲍鱼的人,难道真的就这样让那傢伙用这肉棒贯穿沛沛的身体吗?

  可是在考虑这些之前,鲍鱼指了一指沛沛那能容纳世间一切的乳沟,却是他的小鸡巴正跃跃欲试起来。

  只见那白色的娇躯慢慢的向小包靠了起来,这小天使却是决定了便不反悔,决心要用自己的身体救赎小包的了。

  我看到那红色的脸,和挺起身子的小包,大概大奶已夹着小包的残鸡巴吧,因为在我这角度已经完全看不到鸡巴的存在了,那胯下只剩下满满丰溢出来的白色乳肉。

  「妈的……好爽……快一点!」

  「噗嚓……噗嚓……噗嚓噗嚓噗嚓噗嚓」

  小包的手也扶着沛沛的大奶,理得她们是属於圣女的肉团也好,此刻也成为夹肉棒的工具。

  被快速的挤弄,沛沛露出苦涩的表情,就像那乳房不是属於她自己般的,眼前的男生不断肆意的用她们来用。

  在门外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的女友被奸淫,我不能说不难过,可是看到那本来应属於自己享用的美好大奶被别人弄成这惨况,却又有种难以言喻的快感。
  上上下下,不一会已夹了几百下。

  一种变态的暴力意识在我脑中浮现,沛沛是如此的纯洁可爱,我却想看到有人把她干到脸孔扭曲,用鸡巴插得她淫水四泄,让那天使口里吐出哀号连连的状况。

  「天啦……好爽……沛沛……你就让我发泄到底吧……!」

  「啪!啪……」

  甚……甚么……小包好像傻了一般,忽然掌刮起沛沛来,一巴掌接一巴掌的往我可爱的女友的脸上刮去……

  「呀……好爽……快一点……再夹实一点……」

  只见眼前的小天使,既让人想用力羞辱同时又惹人怜爱的小天使,她一边替小包乳交,却一边被他掌刮着。

  可是那小可爱却仿然挺着一对巨乳却不停下工作,甘心命底的服侍着在那疯子。

  「啪!啪……」

  「呀……好爽……」

  直至一会,自到那脸上一片红印,小包才发现自己做了这样的事。

  「对……不起……我……」

  「没关系的……是我说让你好好发泄的……所以……」

  天……被打得脸都是掌印的沛沛,竟还勉强的微笑起来……而那小包见状,竟便好像把刚才的道歉完全收回般,手起掌落,在那还是好不容易才露出微笑的脸上又刮上一巴又一巴……

  「呜……」

  妈的,我看得心也碎了,虽然小包比刚才轻手了一点,可是这种做法也太过份了……

  「呀……好爽……鸡巴好爽,手里也爽……沛沛,你也喜欢这样吗?」
  「啪!啪……」

  「……我……」

  「啪!」

  「……喜欢……」

  天,在这刻,我的沛沛,她是天使,也是最下贱的婢女,她夹弄着班上最可怜的男生的鸡巴,上下上下的用自己的乳房替他做起那下流的玩意来,还一边被他掌刮。

  「要不行了……」

  小包忽然把沛沛的头往下按了下来……「噗噗……」

  「呜……」

  那是甚么东西被塞到喉咙深处的声音。

  事发突然,我还未搞清楚状况,只见沛沛再把头抬起时,小包的龟头已被含在小沛沛的两片暖暖的唇上中间,随着上仰的头被啄了起来,半硬的鸡巴好像无力般被带上,小天使的嘴向上一吐,鸡巴一摆,落在那白嫩小巧的鼻子上。
  那时沛沛脸上最正中央的地方,只见沛沛闭着双眼,好像在等着甚么。
  然后,不消半秒,被搁在沛沛鼻子上的龟头中忽然喷出白花花的精液,不偏不倚的,全打在沛沛还满是掌印的脸上,像个小喷泉般,对着小天使圣洁的脸在喷射起来。

  「噗噗」

  「噗噗!」

  现在,沛沛的脸,一片红,一片白。

  只见小天使慢慢的把口打问,那圆圆的小咀原来早已是一个小水池,里面不断流出更多的精液……

  我跪了在地上,忽然一阵晕眩,我没想过看到沛沛被口爆的画面会这么震撼。
  我那心爱的小天使呀,她真的要吞下那傢伙所有的不幸吗,为甚么任由那种傢伙对你做出这种事?明明打人的是肥豪他们,为什么最后承受的却是沛沛……
  我感到身体有点无力,好像有点血气不通的感觉,再看下去的话自己也有点不行,便坐了在地上一会。

  好不容易,到我再站起来,也不知过了多久,感觉很短,又很漫长。

  我再次看进去,只见那两人现在是面对面的姿态,小天使的一双白长的腿架在小包的腰两边,像蟹般双脚夹着小包。

  和小包四目交投的小天使正专注着,羞涩中的红晕,那可爱纯洁的脸和她下半身正在做的事正形成着强烈的反差。

  「天……妈的……好……爽……没想到……你真的会让我……」

  「呀……插……进来吧……」

  「呀……」

  只见那小天使的白色长腿正在用力,却是主动的把小包的身体向她夹过来。。而对小包来说,这是最好不过的姿态了,因为这姿势也比较好发力,只要抓紧小天使丰满微翘的双臀,便可用力往自己身上按去,而且可面对面的看着小天使的表情,和那怎样都看不厌的双乳。

  天使的乳房,天使的臀部,视觉的享受和手上的触感,让小包交错的享受着,全身都是美曼的快感和满足。

  「小包……我……替你……开……苞……了……呀……」

  天使的红着脸,双腿一夹,下身被甚么滑进来,发出啵的一声,面上更是娇艳,那可爱的样子全落入小包的眼中。

  「呀……我感觉到了……呀……」

  妈的,两人面对面的说话,就像热恋中的情人般。

  「天。好紧呀……」

  「呀……好粗……小包的……好大,可以……插我了……啦……」

  「呀……」

  天,那小包竟用着那像鲍鱼的脸,一边看着我的小天使一边开始动起来。
  「嚓噗……嚓噗……嚓噗……」

  这……这……这甚么情况!我只是呆了一会子,可是当我再看进这医疗室中的时候,却好像去了别的时空……

  我的女友,我的好女友,我的小天使女友沛沛,她竟用自己宝贵的的小穴替那小包的烂鸡巴开苞了……

  今早还被欺负的那鲍鱼,被打得那么惨,此刻却像个小国王般,面前是那刚嫁入宫,青春貌美的爱妃,这如花此玉的小美人正用着最上宾的方式服侍着他,把自己的身体,晃动着的大奶子也好,夹紧的美腿也好,实贵的小穴也好,都通通毫不保留的献出来……让这初生的王享尽淫欲。

  「呀……好舒服……」

  小包把沛沛的双臀抓起来,毫不费力的开始把娇小的沛沛不断往自己身上送,妈的,我好女友的贞操!

  「嚓噗。嚓噗……」

  沛沛的双腿被张开,我清楚的看到……

  插起来了!真的插起来了!那是最珍贵的珍珠贝壳,最上盛的珍品,此刻已被人长躯直进,把那最美的花心中摏破插坏,在那神圣的殿堂打起摏来!

  那班上最可怜的男生小包正用着我最爱的沛沛的身体抽插起来!

  「嚓噗嚓噗!嚓噗嚓噗!嚓噗嚓噗!」

  「呀……小包……呀呀……」

  「妈的,我的肉棒,够厉害吧……」

  沛沛喘着气,红着脸的她却是点了头,小包得意的随手抓了两下那仍然摇晃着的大奶,像把玩着得手的战利品一样露出胜利的笑容……

  「妈的……真的……好爽……」

  「呀呀呀……小包……好厉害……呀呀……」

  「嚓噗嚓噗嚓噗!」

  小沛沛和小包在病床上的床声慢慢传了开来,在走廊中的我却也清楚的听到,床脚的吱吱声,浓浓的喘气声。

  而我,则卷缩在门边,屈辱的用自己的手向裤子中摸了起来。

  「嚓噗嚓噗嚓噗!」

  「呼……我想要换个姿势……」

  「嚓噗嚓噗!……嚓噗……」

  小包坐了在上位,把那小天使的腿向下压去,那下身向上卷了起来,身体柔软的屈曲着,一对大奶向上垂去,差点碰到沛沛那红着的不知所措的脸,却发现原来小包是要让那小穴对着自己。

  近近的看着那梦寐以求的肉洞,被抽插着的那里那还是甚么高尚贞洁的珍珠贝壳?那只是个任人鱼肉的饱鱼,是属於那小天使的小饱鱼。

  他没有看过女生下体,可这样看来就算是这小天使般下凡的仙女的下身型状看来也是片鲍鱼,甚至他开始觉得自己那长又厚的唇也不那么丑,比起小天使的还有点好看,你的这里才是丑如鲍鱼,妈的,看我用这新开发的鸡巴插爆你这小天使的鲍鱼!

  「……嚓噗!嚓噗嚓噗!」

  小包的暴力狂再次发作,像把白色的棉絮摏烂般的从上而下,胡乱的把那不粗壮的肉棒插入那嫩嫩的小型海产之中,每一下都只没技巧的死命的硬挤出去。
  「等……等一下……呀呀呀……」

  小天使被小包发疯的插着下身,无法制止,再善良纯真的天使在这羞辱的姿势下也觉得委屈,而且那自己下身长成怎样被一览无遗,一阵阵的羞耻感让她的脸愈发愈红。

  「鲍鱼……鲍鱼……」

  「呀……小包……等一下……呀……太快了……」

  「嚓噗……嚓噗嚓噗……」

  「呀呀……要插爆……这好丑的鲍鱼!……插爆……!」

  发狂中的小包口中念念有词,却是听不到沛沛的话……只是把那鸡巴不断塞着进去,好像把这些日子对「鲍鱼」这个字的恨意,要全发泄在那小天使的小穴上。

  「呜呀……呀……露出来……这样……好羞人……」

  只见那女性最宝贵的地方已被展示人前,初次插穴的小包那懂甚么技巧,只是不断的把鸡巴,狠狠的往里面插,根本没半点留力,每一下都把里面的肉都插翻出来,好像要把这的女性生殖器公开行刑般。

  可是沛沛还是承受了下来,想到这小包的身世,那小天使咬了一下唇。
  「呀……呜……这……就插爆……插爆沛沛的鲍鱼吧!」

  天呀,只见沛沛非但没有阻止小包的狂态,却是配合着他,竟把羞人的下体挺起来,我在门外也看到那小天使私密的鲍鱼正大大的张开,完全展现在小包的眼前。

  「呀呀……妈的,让我插爆这下流的鲍鱼,多汁的鲍鱼……妈的你的鲍鱼长得有够丑的!」

  「呀……呜……对不起……呀呀……请教训我……呜……」

  「嚓噗……嚓噗……嚓噗……」

  「呀呀……要插爆你的鲍鱼了……」

  「不要……呀呀……沛沛知错了……不要弄坏的沛沛鲍鱼……」

  「妈的……好满足……干穴真的好舒服……以后如果给肥豪他们欺负完,就来找你发泄了……」

  「。呀呀。呜……知道了,你就随意发泄在沛沛身上吧……」

  妈的,小沛沛,你在说甚么呢,怎么可以这样,小包你别当真,只是那小天使被干得迷糊在乱说话!

  「妈的……精液……要来…………我要,第一次射在女孩身上了……」
  「……沛沛的小穴已准备好了,……就把你的难过,都变成幸福的精液……全射进来吧……」

  「……呀……要来了……呀呀……甚么小穴……你的,是鲍鱼……鲍鱼呀……呀呀……」

  「……好烫,是的,鲍鱼……沛沛的鲍鱼要被小包的精液射满了……呜呀呀呀……」

  「噗……噗噗噗噗嚓噗嚓噗!!!」

  小包喘着气,卵蛋翻滚着,把鸡巴死死的从正上方插在沛沛的身上注射着,初次插穴的他五分钟也没捱到,有点狼狈的伏在沛沛身上。

  「呀……呀……呼……好幸福……」

  沛沛一脸红晕,也是在喘着气……

  「别动……」

  「甚……甚么?……」

  「就维持着这姿态……射完后……我还要看一会……」

  「这……这样的话……」

  只见那被干得像着蟹般张开双腿的沛沛,躺在病床上的她,两脚此刻被摆到了自己的两边肩上,整个人几乎被摺合起来,那被注满液体的下身则高高的向上秀出着,阴唇张得开开的,满满的白色初精液还在那小穴中盛着,一滴都没跌下来……鲍鱼也好,小穴也好,那是个能盛戴着幸福的洞,沛沛看着,露出满足的笑容。

              (十三篇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