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芽少妻难忍杏出墙】(03)【作者:op859663262】   人妻小说 
字数:45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

  老顺听到出芽的呻吟同时也听到了隔壁的声音,这让他更加肆无忌惮起来,他双手握住了出芽的乳房,他看着大口喘气的出芽,直接将舌头堵住出芽可爱的小嘴巴上,「唔唔。唔唔……」出芽给他的舌头伸入呛了一口,但她并没有顺从的张开小嘴,身上的老头味道实在太重,上次是因为自己喝醉了,这次她是清醒的,只不过内心的燥热让她过度的放纵。

  而老顺自己也不明白,其实是他过度的迷恋出芽的乳房,更加是因为乳房的挑逗已经让出芽来了一次小高潮,加上出芽本身并不是一个性欲泛滥的女人,反而是一个自持力不低的女人,面对老顺看一眼乳房的要求,现在她已经是过度给了老顺,此刻老顺想要再进一步实在很难,加上老顺那个久未刷牙的口腔,那个腥臭的口水,从她美丽雪白乳房上飘出的那股味道已经开始让她作恶。

  教养让她不会直接拒绝,而是扭过头来,双手推开老顺,老顺当然不愿意,强行将自己的舌头伸进去,碰到出芽紧闭的牙齿。恼羞成怒的老顺有点不乐意了,他一只手摸到出芽的乳头上,狠狠的一捏,「啊……痛啊……」出芽一张口「唔唔唔。唔唔……」老顺那根长满舌苔的舌头顺势伸了进去,在出芽幼嫩的口里面肆意串动。

  一股恶臭的口水流入出芽的口中,好大一口,出芽几乎喘不过气来,她的双眼流出眼泪,而口中只能完全接受男人的腥臭,哇的一声,出芽吞下那一大口口水,而看到出芽吞下自己的口水,老顺满意的点了点头,跪坐在出芽的肚子上,双手扯下自己的裤头。

  一阵腥臭味顿时弥漫在整个房间,出芽看到他胯下露出一套黑色的阴茎,上面一圈白色的不知名的东西围住了前端,一个尿口滴着一阵阵味道的液体,这就是上次欺负她的那根臭东西,出芽顿时想哭,这根这么丑陋的东西就是上次直接插入她体内的东西,竟然这么脏,竟然这么丑,出芽欲哭无泪的看着。

  「嘿……想要了吧?……妹子。几个月不见,想不想了……」老顺厚着脸皮说着,对着自己的女人,有啥好不好意思的,再说,他根本就不知道啥是不好意思。

  「你别。别进来行不?」出芽恶狠狠的说着,但却犹如鸟鸣娇声一样可爱,「为哦啥?你是老子的女人,让老子插一次呗!」「不行。你刚说是看一眼我的胸……」出芽很坚持。

  「啥胸嘛,你都俺的女人了……来嘛……女人就是要给男人操的……」老顺咧开嘴,好丑陋的一张脸。出芽忍住了,她知道她现在反抗是没用的,但她知道如何抗拒「不行,不行,我有了你的孩子,现在不可以进啦。孩子……会有危险。」
  「有啥危险嘛?」老顺口中说着,但还是有芥蒂。「有的,有的,书上说的,怀孕不可以做爱的」出芽看着坐在自己身上的这个老男人,那根丑陋的东西一直狠狠的盯着她。

  终于,在出芽的坚持下,老顺也就没有进一步,但他还是不死心,翘着鸡巴狠狠在出芽的大腿根上来回磨蹭着,继续扑在出芽丰满的酥胸上折腾着,出芽再次陷入高潮,她甚至偷偷的张开双腿,让老顺跪在双腿间,老顺没有脱下她的裤子,但她此刻却很想让他有进一步的动作,她有点后悔刚说的话。

  在老顺粗糙的舌苔下,她的乳头不争气的变成了红色,她身体呢喃着翻滚着,老顺也很顺从,他的口水只是在这个年轻的肉体上折腾,看来刚才的孩子危险论也让他十分的听话,毕竟出芽现在也已经是他的女人,什么时候也不在乎这么一次。

  两人陷入了爱抚的翻滚,出芽双手抱住老顺,双腿紧紧夹住老顺的腰,屁股一下一下的撬动着,老顺给这件尤物夹得有点喘不过气来,他的鸡巴顶在出芽的双腿间,就顶住,龟头的液体涂满了出芽的内裤,就这样磨蹭着,突然老顺加快了摩擦,他双眼泛红抓住出芽的头发,他抱住了出芽。

  他的鸡巴来回几下顶住了出芽,这个摩擦在出芽阴唇上的快感让出芽发出了淫声,床铺也随着老顺的动作狠狠的撞在了门墙上,「碰碰碰……」的声音撞击着发出大大的声响来。

  隔壁完全停止了动作,「啊。啊……」出芽的阴唇隔着内裤给老顺磨得一阵阵酥麻混着快感,「啊……」老顺发出了男人的吼叫,一股腥臭的精子喷了出来,喷在了出芽的裤子上,衣服上,小肚子上,最后一股吼叫直接将精子喷在了出芽的乳头上。

  出芽没有力气再说什么,此刻她只能大口大口喘气,跟身体上的男人一起喘着气,她给他压着,她看到他满头大汗,心疼的用手帮他抹掉那些汗水,老顺看着身体下的这个温柔的女人,百般的舒心,他轻轻的托住出芽的脸蛋,出芽默默的闭上双眼,红色的嘴唇终于迎接了这个干枯男人的深吻。

  啧啧啧……两人双唇交融在一起,老顺依然将口水一口口喂入出芽的口中,出芽顺从的接受了,女人在做爱后,最喜欢的就是男人的依偎,往往很多男人干完就走,从不体贴女人,这是不对的,这就是老男人的魅力,他享受着年轻女人的唾液,吐了一口自己的,再吃掉她那一口的。

  两人揉着,依偎着,片刻光景后,出芽看着还意犹未尽的老头盯着自己的酥胸,乳头已经凹了回去,回复一片粉红。突然,老顺一个手指过来,破坏了这片美好,乳头瞬间又站了起来,手指挥动着乳头犹如不倒翁一样来回随着老顺的手指顺从的玩弄着。

  「讨厌……讨厌……」出芽看着在玩弄她乳头的老顺,不禁好气又娇羞,她翻了翻身子,将自己侧过来,顺势坐了起来,整了了下衣服,这才发现全身上下一股精液的腥臭味,连自己的乳头都有,这下她直接去厕所,就要打开水的时候,一股恶心而来,她对着马桶哗哗哗的吐了。

  老顺这时候躺在出芽的枕头,闻了闻,心里哼着小曲儿,根本就不关心在吐的出芽,甚至从床边的裤带掏出一包烟,特云驾雾起来,闻到烟味儿的出芽,看着床上的老顺,心里想,都这么大岁数了,算了,不计较,两人眼神一接触,老顺咧开嘴笑,出芽内心犹如打翻了五味瓶。

  老顺这天晚上回家了,而出芽在老顺的淫威下,她也顺从了,毕竟打掉孩子对自己身体也是不好,再说,她现在内心已经完全接受了这个老男人的爱抚,在这段时间内,老顺几乎每天晚上都送她回家,每天都想将自己鸡巴往她身体内送,但都给出芽阻止了。

  而让出芽最不开心的是,她的母亲在知道她怀孕后,竟然直接给她一笔钱,然后断绝了母女关系。而拿着这笔钱的出芽也死了心,她只能依赖老顺了。这一天,她跟老顺离开了这座城市,来到了老顺的家。

  她以为老顺的家还算可以,到了才发现,竟然如此的凌乱,脏,老顺是政府的房子,小,脏,乱,满地都是垃圾,怀孕的出芽单单是整理房间用了3天时间,腰酸背痛,而邻居也很好奇,这老顺是从哪里来的福气,竟然找了这么美如天仙的女子做老婆,还心甘情愿帮他生孩子。

  一传十十传百,老顺娶了个美貌如花的老婆传开了,很多人看到出芽那个美貌都惊呆了,虽然怀孕大肚子,但身形依然美丽,而出芽也很顺从,她从不招人麻烦,出门都犹如小妻子一样跟着老顺。

  老顺也转了工作,做一份晚上的保安,于是上午就有时间照顾出芽,陪她产检,有稳定的收入,家里有出芽的照顾,这小日子一天天好了起来,但老顺却开心不起来,他就操了出芽一次到现在晚上一直想要再来,但都给出芽挡住了,刚开始还可以趴在身上,现在出芽都那么大的肚子了,他也不可以乱来,还在产检的时候问医生,可不可以行房,医生看着这个老头,好气又好笑的说:你就忍忍吧。

  然而出芽看着眼里,她内心也是百般不愿意,就算没有怀上孩子,她其实也不想给这么丑的男人进入她的身体,婚姻是平静的,但生活是痛苦的,每次她都听到老顺直接在厕所的码头内啊啊啊啊的自慰,越听越不是滋味。

  老顺是故意将自己打飞机的声音放大,一来他表示反抗,二来他自己一个人住惯了,也不会谅解其他人。他每次都将自己的精液喷在了地板上,而大腹便便的出芽每次都会蹲下来将这个擦洗干净,强忍的泪水让她坚持着下去,为了孩子。
  这天,出芽做菜后,在洗衣机旁边站着,家里不大,老顺从厕所出来,看到出芽穿着孕妇装,灯光从衣服透过去明显的看到那两个玲珑的乳头翘着顶在了衣服上。出芽呆呆看着翻滚的洗衣机出神。

  老顺走了过去,他一言不发的伸出手握住出芽的奶子,手用力的搓着,出芽吓了一跳,她抬头看到板着脸的老顺,她不禁有点无言的看了下「痛……」老顺双眼死死盯着她的脸庞,喘着粗气,一手搭在出芽的肩膀,一手继续的大力的搓着她的乳房。

  出芽害怕的身子往后缩,丰满的屁股顿时压在了老顺的胯下,房间内除了洗衣机翻滚的声音,就是男人喘气声还有女人反抗的盈盈声「不要……不要。轻点……」老顺听着越兴奋,他看了下厨房对面的窗子都紧紧的闭着,他一手突然将出芽的孕妇装从下往上掀开来。

  出芽此刻无法招架,她看到老顺的眼神是那样的凶狠,她根本不知道一个看着如花似玉的孕妇而整天却想要发泄性欲的男人是这样的不近人情,这里是他们的家,出芽每天晚上睡在老顺旁边都战战兢兢。

  他很多次趁她睡觉的时候,强行将自己的阴茎从她后面往里面插,而孕妇轻睡眠都让出芽强行阻止了老顺,也因此吵架了不知道多少回。而每次拒绝,就是意味着老顺怒气冲冲跑进厕所低吼着打飞机。

  她知道,因为她现在有身孕,老顺不敢乱来,但若孩子出来,她不知道老顺会怎样对她。此刻,刚吃饭喝了两口酒的老顺,今天刚好不用上班,所以忍不住了,这是他的女人,不管怎样,他现在就是想操。

  「你说,我都没亏待你,你要我怎样,我就怎样,我不就是想操你一下,你为什么不让我操」老顺从后面抱住挣扎的出芽。

  「别这样。我不是不给你,我怀孕,不好」出芽实在没有办法,流着泪回答着,她不敢太大声,怕邻居听到。

  「怀孕算啥呀,我问了,对面那个二流子人家老婆都生了三个了,天天给操,人家还是一样生」老顺真的问过二流子。

  「我……」出芽一时语塞。

  就在出芽无语的时候,老顺已经一手扒下出芽的内裤,他那根黑色皱皮的鸡巴刚刚在厕所尿完还散发着老人腥味儿,直接就往出芽的屁股缝儿塞,出芽挺着肚子一下子冷不防让他将自己的屁股往后翘着,双手直接手肘支撑在晃动的洗衣机上。

  无能为力的出芽现在除了哭,根本没任何筹码反抗,她哭喊着,手很有教养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想让声音传出去,「唔唔。唔……」她感觉老顺的那根鸡巴正在往自己的阴唇上擦。

  怀孕的女人阴唇比较厚,老顺的鸡巴还没完全坚挺,在这岁数也就只能这样,他嗷嗷的叫着,「你小声点。别给人听到……」出芽实在忍不住对着他说着。
  「妈的,在老子的家操自己的女人有啥好小声的」老顺怒吼着,这段日起,左邻右里因为出芽的美貌还以为给拐骗了,有人报警,搞得老顺一脸自卑,每逢出门在外,老顺只能跟出芽隔开几层距离,每次去医院都给当成是娃儿的爷爷,现在在家连操自己的女人权利都没有,此刻他完全爆发出来。

  他大声的吼叫着,他死命将自己的鸡巴往出芽屁股插,他没啥经验,加上出芽肚子大,弯腰力度小,老顺的鸡巴只能在出芽的阴唇跟屁股之间来回磨蹭着,也就在这一刻,他射了,射在了出芽的屁股上,泛黄的精液流了下来,顺着出芽的阴唇流在了地上。

  早泄是男人最不可看到的事情,而这个年纪的老人一磨蹭的敏感让他喷出老精子,他喘着那口臭气,一言不发看着梨花带泪的出芽,他头也不回「操你妈的,扫兴,扫兴,妈的」穿上裤子出了门。

  这一晚,老顺没有回来,出芽的肚子突然做动了,她拨打老顺的手机,没开机。她自己拨打了紧急电话,她死命的撑住自己打开门「救命啊,救命啊……」深更半夜的声音回荡在居住区的走廊,可是就没人关心没人开门。

  突然,对面门缝咿呀的开了缝儿,一个老太婆望了望一眼「哎呀,你怎么了?」出芽无力的回答「我怕是要生了。我打了电话……」她无力的坐了下来,老太婆连忙打开门「娃儿,娃儿,快来帮忙,快来帮忙」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评论加载中..